一条谜题都没有!——零禾密室逃脱《疯人院》

       昨天520,老夫和夫人因为懒的原因,没有打算做烛光炒牛河什么的,于是就去了北京大厦楼下一家超级地道的店吃“民工粉”,为什么叫“民工粉”呢?因为它既便宜又好吃,12元3样配料保证吃饱,经济实惠,它大概是这样子的。简单的食材,简单的店面,全凭师傅的手艺。

       酒足饭饱后,夫人就乘地铁回佛山了,她明天一早要上班,那老夫呢,自然就跑上去反斗城北京路店蹭蹭空调。而碰巧他们的小姐姐设计师组长也刚好在店里,我们就开始了漫无边际的吹牛逼。令老夫没想到的是,以剧情密室为主要特点的反斗城,它的设计师竟然喜欢最最传统的主题,小姐姐告诉老夫,没有任何剧情和背景故事,那种只为了逃脱的纯操作类主题,就最对她的口味了。听她这么说,老夫马上想起了一个主题——零禾的《疯人院》。

       那时是2013年初,忘了具体是几月了,印象中老夫已经刷了接近30个主题,基本上能做到不被一个电灯开关卡死的程度了。不过最初的“无节操发散思维”队,能稳定刷密室的人就只有3个,另外的3个小伙伴,因为工作繁忙的原因,无法抽出时间去玩密室。而俗话说:“赛什么马,淹什么鬼”,队伍迎来了新的队员,且是个大美女!!—— 一个带点腹黑属性的变态化学老师。她的第一场密室,必须精挑细选才好让她进坑。那么这个声称“没有任何一条谜题”的主题,就自然成为了首选。

       《疯人院》的背景故事就是:我们是一帮疯人院里的大沙雕,我们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且这个游戏还有NPC,“院长”会周期性地进来巡查,那时我们就需要装疯卖傻,别让院长发现我们想逃跑。貌似这还是老夫接触过最早的NPC主题了。因为老夫已经基本忘记了流程,但能记得一些好玩的操作,我只能凭借这些记忆碎片,大概脑补出一个流程,如果有玩过这个主题且记得流程的朋友,发现错误麻烦指正一下。

      场地结构如上图,绿黄两个区域是两个病房,每个病房关着2人(那场我们4人去玩),粉红色部分是过道,过道最右侧是主题的入口,左侧有一个小区域,有铁栏阻隔,手能伸进铁栏,小物件也能穿过(重要),但人过不去。绿黄两个病房与走廊之间用铁门阻隔,同样手能伸出去,人过不去,头也伸不出去(重点)。黄色病房有一张病床(蓝色),病床上只有一个枕头;绿色病房地面固定着一小截塑胶水管,一把钥匙在水管底部。

      我们4人蒙眼分组进入不同的病房,老夫进了绿色的那个,通过一番搜索,发现了塑胶水管中的钥匙。墙壁上,用极其简陋的画风画着一张床,用极丑的字体写着“有用”二字,很明显就是曾经住在这个病房的疯子写下的。

      和另一边队友互通了信息后,大致上得知对面二人脚被铁链锁着,挂着钥匙锁。黄色病房有张床,而走廊墙壁上面有若干物品,但全部无法操作(手不够长)。这个过程,大概花了不到10分钟,我们的信息就交互完毕,走廊墙壁上的情况大概是这样的,因为走廊没有灯光,镜子中暂时还无法看到任何东西。

       正在我们一筹莫展时,院长进来了卧槽!!根据规则,如果我们继续“正常”下去,是要被制裁的,这时老夫灵光一闪马上就开始漫无目的地说粗口和某些人体器官关键词,院长会心一笑离开了走廊,并“不小心”落下了一条铁丝。铁丝比水管稍微长那么一点,很简单嘛,把铁丝的一端弯个钩子,怼到水管中,慢慢把钥匙撩起来(钥匙上有钥匙扣),然后通过走廊扔给对方解开铁链。

       但是,这里就开始精彩了,我们是蒙着眼睛进来的,对方病房的门口位置,在我们的空间内部是无法得知的(头不能伸出门外),甚至连走廊的长度也无法预估,队友的情况也跟我们差不多,总的来说,对于那条走廊,其实我们都是半个瞎子。那么,我到底要用多大力气扔钥匙,才能刚好扔到对方的病房门外?老夫不断地尝试,发现这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在无法得知对方门口位置的情况下,没有办法预估力气。还好只要我们失败了,院长就会进来巡查并“不小心”把钥匙仍回老夫的房间,当然这过程中老夫说了无数的粗口。这个时候,聪明的队友发现了突破口所在——“你地果边系咪有句话写住张床有用噶?”,“系啊”老夫回答,“哦吊,用个枕头顶住条野咪得咯死蠢!”。有道理!他们把枕头伸到走廊中平放在门外,老夫只要用尽力气仍钥匙,钥匙就一定能被枕头接住!第一个难关顺利告破。


         “喂,掟埋个钩过来啊,我呢边仲有粒制可以”,老夫把钩子也扔过去,队友利用钩子“增加射程”成功按下走廊上的紫色按钮,打开了走廊的灯管。好了这使镜子能看清了,原来在镜子的对面墙壁上,有一个IC卡门禁,且靠近我们病房的地面有一张IC卡。

喂,拿拿林掟翻个钩比我,呢度有张卡。”老夫吼道,队友把钩子扔回来(这里不用枕头,因为我这边的病房门口就紧贴墙壁,队友只需要全力丢就行了)。用钩子轻松拿到了IC卡,然后第二个大难关,也是老夫认为最巧妙的设计出现了——怎么让IC卡接触到门禁(这里用铁丝钩子是两边都够不着的)?这里我们最终还是拿了提示。

还记得上面的钥匙吗?钥匙解开的铁链有两条,单独任意一条都只是刚好够得着门禁(约两扇门之间距离的一半),但因为铁链是无法一个人拉直的,所以也不能用一条铁链让IC卡够着门禁。一条不行,就两条,其中一条铁链的一个环上扣着一个铁链扣,就是上图右侧这种东西,路边五金店3块钱随便买的那个,这东西可以把两条铁链连接成一条铁链!而这条长铁链的长度,刚好就是两个门之间的距离。然后把钥匙上的钥匙扣取下来,圈到IC卡一角的洞里,再圈到长铁链的中点,然后如下图(正义灵魂画师)。

        滴~~两扇病房门打开了,我们总算来到了走廊,走廊的墙上只剩下一块奇怪的木板了,大概观察了一下,其实也就一块普通木板而已,四角用一字大头螺丝固定,上面没有任何线索,我想应该是电灯和门禁线路埋藏的地方吧,就没有理会了。

        走廊的一侧是出口,我们没有钥匙,另一侧还有一个小空间,我们人进不去,里面放着一个不大不小的没有上锁的木盒子——钥匙就在里面了,我们来到了最后一关。但是呢,由于有铁栏阻隔,人进不去,伸手的话手不够长,用铁钩子嘛,因为那本质上还是一条铁丝,铁丝的强度不足以挪动木盒子。不过还好,有了上一关的经验,这个我们也很快找到了方法,请看正义的灵魂画师之作。

①如左图,首先把铁链的两端都伸到铁栏里侧,形成一个半环。

②如右图,把半环抛出去,让它“半包围”木盒子。

③最后把木盒子拉回来就行了。

       我们满心欢喜打开木盒子的那一瞬间,我靠!没有钥匙,里面只有一个一块钱硬币,哦我懂了,原来是要等院长下次进来是贿赂他。但是呢~但是呢~院长再也没有进来过了,直到今天,我还是被困在这个密室里,五年了,我脑补了无数正常人的生活,结婚生子、远征其他城市、吃好吃的民工粉、和反斗城的设计师小姐姐吹水.........原来全部都是幻觉。老夫的其他3个队友已经变成了白骨,老夫在奄奄一息之际,写下了这篇文章,希望有人看到的话,能过来救救老夫。

       整个主题,没有一条谜题!老板用最最常见的物品,奇葩的操作方式,创作了这个疯人院。如果老夫真的有机会逃出去,一定要带反斗城的小姐姐过来玩玩这一个主题——简单的道具,简单的装修,全凭设计师的创意。

最后编辑于:2018/6/13作者: 大葱鸽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

评论已关闭

请关注密室联盟公众号ChinaEGA

请关注密室联盟公众号ChinaEG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