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 东皇九歌-坚持原创是我们不会妥协的底线

木讷先生的《黑帆号》、梧桐传说的《一梦一生》、疯人院的《梦回三国》、长沙沉浸式实景游戏馆时光银行……这些口碑良好,风格各异的作品背后,其实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东皇九歌

那么同样是从玩家转型的从业者,他们对密室行业又有怎样不同的理解呢?本期我们专访了东皇九歌工作室的光冥皇帝九爷,一起来听听他们的看法。

H:光冥皇帝    J:九爷   

Q:请先简单向大家介绍下自己吧~

J:我是九爷,从开始接触密室到现在大概有3年多的时间了。

H:我是北京真人密室逃脱职业玩家光冥皇帝,从2013年9月14日体验了第一个主题后成瘾,一直疯狂玩到现在,截至今日体验了全国各地共1245个完全不同的主题。

Q:工作室的名字是怎么来的?有什么特殊含义?

H:工作室是由我和九爷一同成立的,起名的初衷是想把我们的名字都包含进去,于是化用了屈原的楚辞《九歌· 东皇太一》而来。

J:最开始是想把我们两个的名字都涵盖进去,后来偶然发现屈原的《九歌· 东皇太一》,虽然自始至终只是对祭礼仪式和祭神场面的描述,但充分表达了人们对东皇太一的敬重、欢迎与祈望,希望春神多多赐福人间,给人类的生命繁衍、农作物生长带来福音,然后标题正好也涵盖了我们两个的名字。

因此我们希望借着这个美好的寓意,工作室能发展的红红火火,然后就化用了。

Q:当初是如何想到要开一家工作室的?

H:工作室成立之前,已经参与过一些密室设计了。玩了这么多主题,脑子里积累了很多想法,成立工作室也是希望能以更正式的方式来实现自己的创意,希望凭借自己的经验和能力在密室圈里做些事。

J:主要也是想为密室行业做点什么,让这个行业的发展尽一份力。不过既然做了就做好它。所以就想正式成立一个公司,有个自己的工作室。

Q:据了解东皇九歌的成员都是从“密室玩家”的身份转变为从业者的。但就密室行业来讲,无论是对“设计师”还是“工作室”的概念都是相对模糊。对于这个问题您们是如何看待的?

J:密室设计或者工作室顾名思义是设计制作密室、剧本等,主要就是整个密室或者剧本等整个流程、剧情和内容的设计,格局规划,出图,到后面的落地装修机关等。

换句话来说,从一张白纸到最后呈现给玩家的完整主题,这就是工作室做的事情。看起来可能很简单,但是当真正去做这些事情的时候真的很难,有很多人觉得为什么做一个主题要这么多钱之类的,我只能说他们真的不了解设计制作者幕后的辛苦。

从密室玩家转变成从业者,我觉得是一个把爱好变成事业的过程,我很幸运,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有这样的机会。

H:不过现阶段的“设计师”和“工作室”的概念确实有些模糊,对比其他成熟行业,密室行业还处于相对初期的状态,门槛相对较低。

设计过主题的个人和团体,都可以被称为“设计师”和“工作室”,也就是说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设计师。不过随着市场的逐步成熟,对主题的质量要求会越来越高,那时的“设计师”和“工作室”的概念会更加明晰。

Q:那么东皇九歌自己如何定义自己的工作?团队内部是否有比较明确的分工和主攻方向?

J:之前大概说了工作室的工作内容,我们对自己的定义就是要做出更好的作品,成为火遍世界的公司(偷笑)。

我们团队的分工也没有特别明确,萌帅主要负责设计,皇帝主要是设计和一些老板的对接,我除了这两样之外还负责盯工地和采购之类的,毕竟男人的审美还是有些差强人意的。

也能看出来我们主攻肯定是设计,我们认为设计是整个游戏的核心。

H:也可以定义为力求设计出优质、精品、性价比高的主题的创意策划工作。其实九爷也负责与客户沟通,同时会对施工进行把控,毕竟她不太相信直男的审美;萌帅主要负责设计。

Q:从16年成立至今,工作室参与了不少主题的制作,而完成的作品在玩家的反响也都很好。但我们发现到目前为止,东皇九歌所承接的案例一般都是中小型密室,是有什么特殊原因在里面吗?未来是否有参与一些大项目的意愿?

H:感觉是巧合了,从成立至今从来没有过正面的宣传过,承接设计工作主要靠佛系随缘,恰好其中的中小型密室比较多一些。相对大型的密室也合作过一些,未来希望能接触到更多的大型项目。

J:可能也是想开中小型密室或实景剧本的老板比较多一些,大体量的资金投入比较高,以及我们宣传不到位吧,毕竟我们从成立公司到现在都没有正经宣传过。

其实我们也做过大体量的,长沙目前最大的时光银行沉浸式实景游戏馆,希望以后可以接到更多大项目。

Q:无论是作为设计师还是工作室,虽然要最大限度的满足顾客的需求,但本身应该多少还是有一定的个人风格或者设计理念在。那么东皇九歌所秉承的设计理念是什么?有哪些原则是您们在设计主题时绝对不会退让或妥协的?

J:我们秉承的设计理念是在现有的主题基础上,创作更新颖的风格、模式和玩法的线下娱乐项目。我们的原则是立志于原创,这一点是绝不会妥协退让的。

H:是的,我们力求每个主题都拥有不同的亮点与特色,拒绝千篇一律。拒绝抄袭,坚持原创,这是绝对不会妥协或退让的底线。

Q:真人密室逃脱发展到今天,无论是形式还是题材,较最初都丰富了许多。而工作室成员也都是接触密室比较早的玩家了。那您们对最近两年密室行业的发展有什么比较深刻的感触吗?

H:从最初代的纸条箱子锁密室,到机械密室,再到如今的沉浸式密室,感觉真人密室逃脱在实景游戏中比重越来越高,跨行业的横向拓展能力也很强,感觉以后会有越来越多的其他行业融入密室元素。

J:一开始家里人对我们干的事情不理解不接受,到现在很多人找我们推荐,真的很感慨。

这个行业发展的速度很快,市场也很好,从无人问津到众所周知,现在密室成为了现在的主流,人们娱乐的首选去处,我们看着自己喜欢的东西慢慢被大家所了解、接受,为这个行业和这个行业所有付出努力的人开心。

Q:那么在目前设计出的主题中,工作室的成员们最为满意的作品是哪个?为什么?

J:每一个我们都是满意的,每个作品都是我们的心血。我们做的黑帆号和梧桐传说的四个主题都是经过市场考验的,就不用多说了。时光银行的三个主题在设计上比较复杂,玩法上我们做了很多创新,希望会有好的反响。

H:就我个人而言,木讷先生的《黑帆号》,疯人院的《梦回三国》(可惜已经不在了),梧桐传说的《一梦一生》是我比较满意的作品。

这三个主题的剧情、布景、谜题、机关、音乐音效等各方面结合度较高,有较强的整体性,游戏的趣味性也尚可,基本上达到了自己满意的标准。不过还是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的,今后会更加努力。

Q:为了设计出更为精彩的主题,相信成员们也是玩了不少密室。那么以您们的经验看来,您们采风过城市或者说地区的密室都有哪些特点和特征?

H:很多城市的密室都有自己的特色,北京密室以沉浸式为主,在场景布置上全国领先,游戏模式的探索程度很高;上海密室感觉更侧重于剧情和谜题的打磨上;重庆、昆明以恐怖沉浸式为主,恐怖级别很高,对讲机场外推进剧情、强制性个人任务也比较有地域特色。

J:让我们比较惊喜的是郑州,整体水平比我们去之前想象的高,流畅而且亮点很多,很便宜性价比很高,基本都是传统密室没有沉浸式的那种。

还有长沙、天津、广州等这些城市的密室价格普遍都很便宜,基本都是传统密室,这些地区都小而精,趣味性比较强。

北京和上海的密室沉浸式带npc的比较多,注重体验,而且价格贵。大致是这样。

Q:相比之下,以两位的角度来看,现在的密室主题在设计上普遍比较欠缺或者说需要提高重视的地方有哪些?

J:设计合理性和流畅度吧。有很多密室里面的元素其实跟整个主题的剧情内容不搭,或者不是一个时代的等等,即是不合理性。

大致是因为设计上主观意识比较强,很多玩家想不到,导致某些环节会卡住,即是不流畅。这些因素会导致玩家的代入感降低,体验感大打折扣。

H:首先是原创性,在很多城市见过未经过官方授权的抄袭而来的主题,这些主题部分或全部是复制粘贴的,这是对主题原创方的不尊重,也不利于行业的良性发展。

再者就是构成密室的元素如剧情、布景、谜题、机关、音效等诸多元素结合程度不高,整体上缺乏统一性,经常见到谜题、机关和主题毫无关联,生拼硬凑的痕迹比较明显,这种情况或多或少会破坏玩家的体验感。

建议在设计时多思考谜题、机关的表现形式,力求在风格上与主题剧情统一。

Q:作为在设计中小型密室主题比较有经验的工作室,觉得中小型密室还存在哪些优势以及可以提升的空间?

H:绝大多数中小型密室的成本相对较低,符合非一线城市的密室市场需求,在主题质量过硬的前提下,生存能力往往都很强,这是中小型密室的优势。至于可以提升的空间,感觉主要体现在设计和布景上。

Q:现在的很多密室在制作主题时,可能会要求设计师追赶一下潮流,什么火就去设计什么,而有些从业者则在设计上追求标新立异。那么对于这样的情况两位有什么看法?

J:这种现象也没什么不好,让大家可以更好的接受这个行业,在追求标新立异的同时也要做到不忘初心,大家才可以一起把这个行业做到越来越好。

H:设计密室本就是需要脑洞大开的工作,任何题材都可以被设计得很精彩,只要是认真用心的设计,追赶潮流和标新立异也无伤大雅。

不过追赶潮流的主题可能会面临潮流过后的淡季,过于标新立异的主题可能不易被市场接受。

Q:工作室近期有什么新的作品要面世吗? 是否方便透露一下?

H:长沙的时光银行了解一下。

J:最近是长沙的两家,一家是时光银行沉浸式实景游戏馆,有一个主题已经正常营业了,还有一家是实景剧本,已经设计后期了。欢迎大家去体验指导~

Free Style

Q:作为密室设计师,跟普通玩家相比,会不会有一些比较奇怪的关注点?

J:当然。之前只注重游戏体验,现在去玩除了游戏体验之外,会关注装修、材质,觉得哪里可以改进哪里需要学习,划重点,反正已经无法好好愉快的玩耍了……

H:会有的。比如走在大街上或商场里,看电影或读小说,遇到一些比较有特色的东西,会记下来,然后考虑如何放进主题里。

Q:很多从业者表示,将自己的爱好变成工作以后,就会少很多乐趣。对此工作室的成员们都是怎么想的?

H:能把爱好当工作是幸福的,劳累程度虽有增加但并没有使乐趣减少。

J:我也不觉得,我之前说了我觉得能把爱好变成事业是很幸运的事,每天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又跟好朋友一起共事,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有这样的机会。

唯一比较烦恼的就是有时候太忙了,事情多到没时间吃饭睡觉,毕竟我是个吃货又很爱睡觉。

Q:我看大神们去远征的行程表都比较紧。那么疯狂刷过密室后,会不会存在一些“后遗症”?

H:会存在后遗症,具体的症状和去哪个城市远征有关。比如在昆明狂刷了恐怖沉浸式主题后,夜里梦中全是各种鬼追我。

虽然我对恐怖主题完全免疫,不过晚上一直在梦里跑也是挺累。

J:会!一定会!因为时间安排太紧,吃不上饭睡几个小时都是常事。所以回来一定要好好睡睡睡吃吃吃。

然后就是见人就说上次远征去的哪家密室哪主题怎么怎么样,好的让人家一定要去之类的,根本停不下来,每次都是这样,无奈摊手。

最后编辑于:2018/6/12作者: 一个A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

评论已关闭

请关注密室联盟公众号ChinaEGA

请关注密室联盟公众号ChinaEG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