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发明了密室——Doors密室《东方怪谈》

老夫的入坑主题是911的《野店迷云》,现在回过头看这个主题,只能算是一个合格的作品——简短的背景故事,几道常规的谜题,“原始”的场景搭建,纸质提示,就是2013年暑假以前,广州中小型密室的状态。像Mystery、X先生这些背后有大水喉的土豪密室,不在上述的范围内。其实嘛,那时候老夫玩密室的经济压力还是挺大的,一个月连上课酬奖金也就2000出头,几乎月光,钱就全部用在刷密室上了,那时选密室玩还是要看价钱的,像上面的M和X,120元一场只能望而却步。而真正让老夫不计一切代价,无论什么价格什么坑都试,彻底中毒的密室主题,就是这个《东方怪谈》——当时只售48元的一个小主题。

 

那时大概是2013年5月份的样子,“无节操”队的队员换了又换,最后总算还是能凑出5头能稳定开刷的家伙了。

 

一个是之前提到过的美女变态化学老师——何老湿;

 

一个是在燕塘上班,亲自供应华南地区乳业产品的男人——波波;

 

一个是红极一时的大屌伪娘coser——魔王;

 

一个是懂得多屏同时观看日语教学视频文件的IT极客——威叔叔;

 

最后就是老夫了。

 

我们5头,每周末1~2刷,即使不能同时出现,但凑3个人都是妥妥的,剩下的现场拼车就可以了,很是愉快。因为我们分工比较明确,何老湿和威叔叔搜索、波波来整理,最后由老夫和魔王把题目解决,十分有效率,那时广州的密室榜单上几乎都有我们的队名在。

 

某天我们还是一如既往搜微博找乐子,然后这一家Doors密室(敲黑板!!中文名叫“很多门”,不叫“剁死”或者“剁shi”!!)就引起了我们的关注,Doors密室的老板据闻是“门萨”俱乐部的会员——这个门萨,大概就是个智商非常高的人才能进的俱乐部。他们开的密室,当然十分值得期待,二话不说开订。

 

Doors开在东风东路“自动化大厦”里面,老夫的第一印象就是,那栋大厦的电梯本身就是一个恐怖主题.......Doors的门面不大,那时主题只有两个——恐怖主题《东方怪谈》和新手主题《七宗罪》,还有一个高难度主题《逆生》还没开放。我们先从新手主题开始,《七宗罪》整体的过程是相当的流畅,作为新手主题,不是那些把线索写得很明显几乎把答案告诉玩家的那种,而是巧妙地通过视线错觉来体现,还有一关是要闻气味的,那时是十分新奇的东西。我们在闻气味那里要了1个提示,最终好像是32分钟通的关,拿了当时的榜首。结束后我们就已经惊叹老板的出题功力了。

 

关于密室的谜题,老夫个人有个大致的分类——难题和巧题,难题就是那种从原始线索到最终答案,需要经过多次转换和整合信息的题目;巧题就是,出题人已经把答案放在你面前了,但你就是解不到。这个话题,如果老夫不懒的话,再在后续的文章中详细说说。《七宗罪》里的题目,都是巧题。

 

       然后终于到本文主角了,当时嘛,密室和鬼屋在老夫的脑袋里,是两个东西,带恐怖要素的密室主题,只有樊笼的《墓室》和Doors的这个《东方怪谈》。我们是第一次接触恐怖主题,有点虚是一定的。《东方怪谈》当时做的气氛也相当不错,里面有当时的高端物——烟雾喷射机,老板娘还声称当时自己不敢独自还原房间.......

 

故   事

       相传某地一村落,近郊有一古宅,曾乃一大户人家槐氏之宅邸。然清末槐家男丁均死于怪病,无一幸免,疑似家族诅咒。至民国中期,槐氏只余一女,下嫁于当地木匠。

       槐女因恐家族诅咒,不愿为夫产子,其夫求子心切,竟缚槐女于宅内,强行交欢,十月后,剖腹得其子。后槐女发疯,灭其夫,杀其子,再自缢。村民每每路过此宅皆问歌声传出,阴森恐怖,故无人愿入.......此事口口相传,流传至今,无人知其真相如何。

       至二零一三年,高校学子数人到古镇游玩,听此奇闻,好奇心起,故入宅一探究竟。至宅中,一阵阴风挂过,片刻,天旋地转,不省人事.......

 

       老夫乃学子之一,初醒,惊魂未定,环顾四周,老夫三人处一玄关室内,宅邸大门紧闭而不得出。玄关一门,可通正厅,亦紧闭,挂一锁,五位字母。而同窗二人困于另一偏厅之内,偏厅一门紧闭,亦可通正厅,挂一锁,四位数字,同不得出。宅内昏暗无光,女子歌声不绝于耳,因曲词模糊,不明其意,阴森可怖。

 

 

 玄关一角有一花瓶,瓶中植物已枯,老夫深探其内,触及柔软之物,取出,大惊,卧槽!此乃毒蛇!细看,为模型,并无危害。再细探,瓶内有一纸扇,画有奇特符号,不知其意。偏厅同窗经探索,亦得一扇,经描述,合两扇符号,得五字母,乃玄关门锁密码,逐解开,入大厅。

       

       大厅空旷,一侧放一大柜,柜中一白骨,恐是槐女尸骸。然此时老夫大风大浪,已司空见惯,镇定自若。细探白骨,得一照片,照片中乃偏厅一角。偏厅空无一物,但墙上数字密布,经与同窗比对,得不同之处,为偏厅门锁密码。全员汇合,士气大振!!

 

       正厅一角,贴告示数则,述槐女恶行,口诛笔伐。一门通卧室,奈何铁链环绕,挂一锁,未得钥匙,无法入内。梁上挂灯笼若干,颜色各异。

 

 

       探索正厅,得三纸—— 一纸画有异色方块若干;二纸乃七星图;三纸乃宅邸构图。七星图上有一印记,疑似钥匙。使二纸叠于三纸之上,得印记位置。

 

握日!原来偏厅墙上有一洞,平视不可见,需百倍细心,得洞内钥匙,开锁,入卧室。

 

       卧室内仅有一床一小柜,床上无物,柜门有一锁,四位数字。出正厅,梁上灯笼,结合一纸上方块,得一轨迹,脑补数秒,得答案。小柜中有一木盒,一紫灯。木盒挂一锁,五位数字。开紫灯,卧室墙上写有十字——“你我死生孩子女杀有没”;偏厅墙上亦有十字“零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一一对应。到此,房内已无任何线索,数十分钟,老夫技穷,不得其解。无奈求助,回应:“女子曲谣”。专注细听,女子所唱之曲,并非鸠up,其意——“我没杀孩子”!!

 

       呜呼,原来槐女并非十恶不赦,槐女只怨其夫,不怨其子。可世人误解,故冤魂不散,每每深夜,唱此曲,望有心人为其伸冤。

 

       至此,《东方怪谈》全流程完结,因为Doors老板声称低概率复刻,所以谜题的具体解法就不剧透了。全程下来,谜题精妙绝伦,逻辑缜密严谨,老夫玩得无比爽快。尤其最后一关——原来一直以来单曲循环的BGM,才是破解关键。而这个关键,正是整个故事的来龙去脉——那个被所有人都误解的槐女,只是需要有人为她伸冤。

 

后   记

       在2013年暑假之前,广州的中小型密室,没有机关、没有灯光特效、更没有现在各种千奇百怪的特殊玩法。决定一个密室好坏的标准,几乎就只有谜题这一个维度。印象中那时老夫已经玩了60多个主题了,唯一每一个步骤都能使老夫大呼过瘾的,貌似就只有《东方怪谈》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密室圈内就有这样一个声音:

Doors发明了密室

       

 

 

 

       这个主题有没有机会复刻呢,肯定是有的,因为Doors还在经营,但是他们已经换了一波主题。老夫曾经多次PY老板——那个眼神猥琐,脚毛浓密的高智商宅男,让其复刻。

       而老夫每每提及此事,宅男皆敷衍了之。无奈,记此文,呼吁望其复刻之人,每夜子丑之后,拨其电话,呼其夜尿,万分感谢。

 

以下是这个号的二维码,请尽情关注

 

 

最后编辑于:2018/6/13作者: 大葱鸽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

评论已关闭

请关注密室联盟公众号ChinaEGA

请关注密室联盟公众号ChinaEG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