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黄锦·肾上腺素

​无论是玩家还是从业者都知道一个不成文的定律,那就是恐怖类的密室主题,往往会降低谜题的难度。那么恐怖与逻辑之间真的无法达到平衡么?带着这个问题,笔者采访了成都肾上腺素的负责人。

接下来,让我们看看他的答案。

Q:请先简单介绍下自己吧。

A:我叫黄锦,是个学渣,喜欢走神,我比较害怕和人相处,因为容易走神,以前是搞工程的,因为走神挨了不少骂。

Q:是什么原因促使您选择成为一名密室逃脱的从业者呢?

A:自从第一次玩了以后,我就发现,我平时走神的画面有不少都能用到这个游戏里,而且我觉得自己可以做得更好。

Q:为什么要给自己的密室起名叫“肾上腺素”?

A:其实这名字是我合伙人提出的,有一次他朋友和我们聊天,说到人在突然受刺激的一瞬间会分泌肾上腺素,这很符合我们设计的理念,于是就叫这个了。

Q:在EGA的《全国优秀主题原创评选计划中》,肾上腺素的《201房间》获得资深评审青睐,不少体验过它的玩家也表示对“剧情+风格一起反转”的设计难以忘怀。请问是什么动机或灵感,促使您想做一个这样的主题?

A:这个剧情是我后面套进去的,刚开始的时候其实剧情很不完善,是在经营一个月左右才成型的,而且这主题里面修修改改总共经过了10次左右的版本。

Q:采访之前我看了不少玩家对您家的评价,发现不少人都提到了在进入密室之前,觉得自己可能“去了一个假密室”,请问关于选址想法,是考虑到了成本问题,还是为了增强气氛刻意如此?

A:是成本,说实话吧,刚开始选这里是因为我资金真的有限,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我这密室是两个小主题,一个是玩水的主题,一个就是201,那时候201是个只有前两个房间的迷你主题。

那时候是14年,我开店之前就只玩过3个密室就选择开店了,玩的都是小主题最多3房间,当时想着也做小主题,本来资金也有限。不过后来前面两房间我们是故意把它弄破旧,为了营造反差连木地板都扒了,现在想想做的还是有点过了。

Q:评选的时候,发现成都重庆两地被提名的几乎都是恐怖类主题。所以想了解下成都地区的密室是否真的很少有非恐怖类的主题,还是说因为当地玩家就喜欢玩这种类型的主题,所以才导致了这个状况?

A:很多玩家打电话来都会问密室恐怖吗,我就问他们是希望恐怖还是不恐怖,大多都希望玩不恐怖,我认为恐怖密室在成都没有形成主流,主要原因不是玩家,还是因为成都密室没有在恐怖气氛上下足功夫,吸引力不够,不像重庆那么专业。

Q:有玩家表示,在玩恐怖类主题时,受到惊吓智商会极速下降。对此您觉得在这类主题中,“恐怖”与“逻辑”之间是否存在矛盾?

A:这个问题要分人,我个人是存在的,主要是我喜欢想来想去,总觉得会被突然袭击什么的,很难集中注意力在解密上,不过那种气氛那种代入感还是还是很吸引我的。

Q:您是否玩过其他密室,如果玩过,有没有哪个密室的某个点,让您印象特别深刻?

A:现在玩过的还是比较多,有些没玩过但是做的特别好的我都是听玩家讲的,就我现在玩过或者了解的密室来讲,印象特别深的有但是很少。

我觉得现阶段很多密室要么是缺少制作理念,二是没有开拓决心,我和很多老板都聊过,我发现很多都是想到了好点子但是一想到实施困难,就放弃了,还有的是真的去实施了,但是由于没考虑周全,问题多多,做着做着就摆烂了,这很可惜,更是行业的损失,我制作的环节大多都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有时为了一个好点子,去各种实验,花很多的材料人工精力等等,最后成功实现,回报是丰厚的!

而且这其实是一个有着很大开拓空间的游戏,绝不只是场景,逻辑,剧情这些理念能够概括的,但是归根结底,不管什么理念,最终目的是要刺激玩家情绪。下个主题我就准备再开发一些全新理念,让大家试试。

Q:经营密室的时候有没有遇到什么比较头疼的事?

A:有啊,刚刚开的时候,一个月都没人,那时候刚好是全年最淡季,我那时候不懂,以为自己不会宣传,死定了。后来我的伙伴来了,他很喜欢我的设计,我们计划搞个让人回味的大主题,于是注入一笔资金扩建,就有了后来的201。

Q:近期有开新店,或者是制作新主题的打算么?如果有,是否方便透露一点讯息?

A:现在我在青羊宫附近开了一家新店叫天马行空密室,玩家体验感已经达到我的预期了,当然我还会继续精进版本,实现更大的突破!

P·S:

文中提到的“玩水”主题,是黄老板早期做的一个主题,全程用水进行解谜,现在已经被用来当作杂物间了……

最后编辑于:2017/6/21作者: 小貘

前沿·深度·权威,近距离领略真人密室逃脱的魅力。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请关注密室联盟公众号ChinaEGA

请关注密室联盟公众号ChinaEG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