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安,恐怖密室和剧本游戏都是怎样火起来的?

今年有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其一是西安多了很多走恐怖路线的密室主题,其二则是剧本游戏日渐兴起,十三朝古都大有朝着戏精之城的趋势发展。

那么这两样是怎么在西安火起来的呢?本期我们邀请了顽皮的图图@西安怪谈,一起来聊聊西安城内密室与剧本游戏的那些事儿。

作为一名从业密室三年、剧本两年的商家,也作为一名入坑四五年的玩家,我一直想要谈谈自己的见闻与经验,当中有些槽要吐,当然也有些人和事要感谢。

2014年,当我是一个密室小白的时候,西安的密室行业也是个密室小白。几张墙贴,几把密码锁,几张手写的纸条,几个平米,两三个柜子,两个盒子,就是一个密室。但我玩的第一个密室是在成都,异次元的主题叫暗室的秘密,收费二十几三十吧,不知道这个主题还在不在。里面是有机关的,有彩色的按钮,有电子琴,有电推杆,三个房间,十分好玩。

学快毕业了班级聚会,因为是新校区,在深山老林里面,旁边的村子有个密室,是别的学院的学长开的,三个房间,有激光阵、有沙滩、有纸糊的电脑,现在还记得叫蝴蝶效应,收费45一个人,当时觉得哇这个主题好难,好好玩。现在回想起来真的是上当受骗的感觉,但当时就算是入了坑。

通过团购网站,我查到了市区里有好几家密室逃脱。我和女朋友从学校到市区要挤一个半小时的破大巴,只为了玩一次密室,这算是最早的远征吧。那个时候的心态是对一切充满好奇,看到什么都很兴奋。如果你问那时的我什么是幸福,我会告诉你解开一道密码锁就是幸福。

但是很快,这种幸福感就消失了。因为,我学会了搓锁。教我这项技能的人三番五次警告我不要学,说是学了以后就再也不爱密室了,我不信,非要学这项很酷的能力。然后在玩了一次有十几把密码锁,难度六颗星,但是我和女朋友两个人三十分钟通关的密室后,有很长一段时间再也没有碰过密室了,那一年是2015年。

让我重新捡起来这项娱乐项目的,是一家叫全视之眼的店,纯手工打造的机关载具非常精美,只有两个房间,但是内容非常丰富,而且我没有找到可以搓开的密码锁了。为了赶一波潮流,刚毕业的我和女朋友一起开了自己的第一个密室店,叫七芒星。我觉得西安的密室进入了2.0时代。

然后在团购上搜索就搜到了一家叫2.0时代的密室,去了之后发现时代已经不止2.0了。那个主题让我第一次在玩密室的时候有一种鸡皮疙瘩掉一地的感觉。那时我第一次知道,有一种密室是剧情密室。

久久不能平静的我们遇上了久久不能平静的邻居。七芒星位于小寨,是西安最为繁华的地段之一,小寨东路上有一栋神奇的楼,叫一又二分之一公寓,当时西安市十分之九的密室都在这栋楼上,最夸张的时候这栋楼有十五六家密室,除了密室,还有一种娱乐项目叫做聚吧。

密室和聚吧几乎占领了一半的房子,另一半则是住户。终于有一天,住户和商户爆发了大规模打嘴炮冲突,记者警察都来了,最后以商户略占上风而告终。但从那以后,物业被赶走了,商户很自觉地一个个搬离了这栋神奇的楼。于是我们在2016年有了第二家店,叫迷雾空间。

 一个古墓探险主题、一个绑架越狱主题、还有一个古风主题,后来自己原创了一个剧情主题叫消失的秘密,当时也是口碑很好的一个主题。但是那时我们忽然发现,所谓的个体户绝不是真正的个体,个体户一样要被这个行业这个市场牵着走,而西安的这个行业,是一个畸形发展的行业。有兴趣的人仔细对比西安和其他城市密室门店就会发现一些有趣的事。

这个时候,西安的恐怖主题开始萌芽,棺山阴冢、轮回、午夜凶铃都风靡一时。有一家老板比较夸张,做了一个倩女幽魂的主题说是要搞点真骨灰,后来说要弄封门村的主题,我在朋友圈里看他们一行人准备了很久,装备也很专业,都已经上路了,但是忽然就没了下文,店也不开了。现在想来还是细思极恐啊。

也就在那个时候,跟朋友间一次在出租车上的闲聊,提到了一种游戏叫死穿白。那个时候坐在车上的几个人,谁也不知道,这是一次西安剧本行业发展史上一次历史性的对话。

17年,小店当时经营的不错,又盘了一家不做的店由两个现成的主题维持着。两个店,凑合日子能过得去,店里也雇了店员,于是有些闲暇的时间便和女朋友去了一趟重庆旅游,被那里的恐怖主题深深洗礼了一番,没过多久去了一趟北京,之后也去过长沙,也去过广州,也去过成都,也去过上海。

密室的花板子越来越多,包装越来越精美,价格也越来越高,就连西安都从二三十,涨价到了四五十。但是那种不会搓锁前的幸福感,似乎很难再找到了。

有些对密室失去兴趣的我,在一个开密室的朋友店里,终于玩到了一次传说中的死穿白,我们私下一合计感觉这事有意思,就攒了个小店出来叫古怪制片厂。

当时我们在西安甚至在西北是第一家专门做剧本的,什么参照物都没有,看着贴吧里线索club的店内照片,鼓捣了出来,而当时全国专门做剧本的店也许一只手就能数过来

开拓市场的道路很艰辛,我们几乎是从零开始培养西安的玩家接触这个游戏,玩家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从玩家中产生店家。现在目前为止西安市活的死的大的小的二十家左右的剧本店,不夸张的说有十五六家是从古怪制片厂走出来的。单靠一家古怪制片厂是绝不可能在极短的时间里传播这种新兴的娱乐项目,我们大家一起对这个市场都做出了无与伦比的贡献

客人逐渐增加,也有想要合作的朋友,于是开了一家大一些的店,能够同时接待六桌客人,新的大店也上了《桌游志》,也有开心麻花的团队来店里举办粉丝见面会,一时间风头无两。

此时,西安的恐怖密室进入了发展期,鬼村新娘的出现点燃了西安玩家对恐怖密室的巨大热情。就在前后脚,我家密室也新开了一个恐怖主题,两个主题的灯光一个红一个绿,有玩家戏称为红绿双璧。

不过鬼村新娘在西安密室行业中最具开创性意义的举动在于真正加入了真人npc,同时密室玩家的微信群开始活跃起来,之前被新美大一手垄断的局面开始扭转。那时的密室价格仍然维持着四五十,让我感叹当年学校旁边的村子里的密室真的是黑心。

没过几个月,西安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波定价八九十的密室,单主题面积大,一店一主题,一般主题都在一百平往上,每一家的口碑都很不错。一下子,西安的恐怖密室爆炸式增长,一大批老密室也被迅速迭代。以前价格最高的X先生,反而在这个时候显得价格亲民了起来,而剧本的发展也面临着新的出路。

首先是白马非马老作坊工作室的诞生,依托于古怪制片厂,纠集了一帮妖魔鬼怪,开始出售的自己剧本,首发《良辰吉日》便在剧本圈里一炮打响。接着,怪谈系列的密室、剧本店成为了我们新的出路。

我与原暗语剧情密室创始人一起设计的大型原创恐怖密室《最后的返校日》成为了西安玩家口中新的口碑之作,出身于传统密室的我们,在恐怖密室越来越鬼屋化的时候更加注重剧情、谜题和玩法这些密室元素;而立足于实景搜证剧本《魂断百花楼》的怪谈事务所剧本店,也已经上线。

而作为这一切的设计者之一,看到玩家惊恐、兴奋、开心的表情甚至对自己设计的成果赞不绝口时,我已经找到了新的幸福感,而这种新的幸福感来的比解密码锁更加真实,更加热切。

最后编辑于:2018/6/21作者: 顽皮的图图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

评论已关闭

请关注密室联盟公众号ChinaEGA

请关注密室联盟公众号ChinaEG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