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壳:密室逃脱已经过时,你知道实验室逃脱吗?

晚上10点,我们被锁在某家购物中心的一个房间里。 

我们四个人——三名科普作家和一名物理学家,花了一个小时来解开一位失踪科学家留下的种种谜团。此时此刻,我们正拼命回忆着自己的古典物理学知识,以便能顺利逃出这里。

“逃离实验室”(LabEscape)是一家主打科学谜题的密室 | Lyndon French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这是近年来非常流行的密室逃脱游戏,只不过更加硬核一些——你得懂点科学。在这种沉浸式游戏里,玩家们需要在限时内搜集线索解开谜题,化解虚构的危险。而伊利诺伊州厄巴纳市林肯广场购物中心的这间密室,或许是为数不多,甚至可能是唯一完全基于科学原理来设计谜题的密室了。 

硬核科学密室
这个密室的设计者保罗·奎亚特(Paul Kwiat)博士来自于伊利诺伊大学的物理系,他的研究课题是如何利用光的特性为未来的量子计算机和加密通信服务。四年前,他在瑞士参加一个会议的时候,在网上搜了搜当地有什么好玩的地方。猫途鹰上评价最高的既不是远足小路也非风景名胜,而是一个密室逃脱游戏。他找了同事一起去,他们两个以前从未进过密室逃脱,当然也没出来过。

 

“太好玩了,”他说。但他们那次没能解开福尔摩斯主题密室里的所有谜题。现在,他已经去过25个密室了。

“逃离实验室”的店面 | Lyndon French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他觉得应该有人来做一个科学谜题的密室逃脱游戏,正好美国物理学会正在呼吁大家搞科普下乡,奎亚特博士决定自己开始做这件事。 

在他女朋友生日那天,奎亚特博士做好了一个小型测试版本。春季学期时,他在任课的班上招募本科生来改进谜题,并制作了更多很难攻破的谜题。他在购物中心里租了一块地方。

 

他编了一个故事:一位虚构的教授阿尔伯达·薛定伯格(Alberta Schrödenberg)在为政府的颠覆性技术办公室工作,并在量子计算方向上做出了重大突破。因此她非常担心敌方特工会接近并窃取她的发现。

 

接着她就失踪了,留下一个充满未解之谜的秘密实验室。

密室的内部 | Lyndon French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对我来说,最好的密室逃脱一定得有个好的故事线,”奎亚特博士说,“被锁在房间里得有个好理由,为什么房间充满谜题得有个好理由,这些谜题为什么会给提示也得有个好理由。” 

2017年1月,“逃离实验室”正式开业。到现在为止,大约4700人成功逃离了这一密室。现在奎亚特博士已经做好了续章。他还做了一个可移动式的前传,以便带去各种物理学会议上展示。

 

进屋之前我们拿到了几张纸,上面写着光的基本性质。我们简单看过了不同光的波长,以及折射的原理,即光线射入水或玻璃时是如何弯曲的。奎亚特博士说这些知识并不需要记住,但是预先有点印象还是好的。

 

然后我们就进了屋。

 

别担心,物理不好也能玩
实际上,我们一行人的物理学背景不一定有用。我们缺乏密室逃脱爱好者们的素质,比如条理性(搜刮屋子里的所有东西)和集中力。你得和队友之间有清晰的交流,而且不要分心。

 

比如说吧,菲利普·谢尔韦(Phillip Schewe)博士就开始读起书橱里的一叠《今日物理》过刊了。“菲尔!”我惊叫道,“别找你写的文章了!”(提示:别浪费时间读杂志,但是那附近可能需要仔细检查一下。)

密室里的3D钟表 | Lyndon French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打造逃离实验室的时候,奎亚特博士设计了一种视错觉方案,使用现实的材料造出电脑特效的效果。比如说,逃离实验室入口以前挂着一个塑料水箱。

 

奎亚特博士利用了亚克力(Acrylic)和玉米糖浆的光学魔法。第一眼看上去,水箱完全透明,而且什么都没有。但是戴上一副3D IMAX眼镜之后,“逃离实验室”几个三维大字就会闪耀着迷幻色彩出现在你眼前。

 

水箱不是空的,而是填满了50升的玉米糖浆。三维字母是亚克力制成的,沉在水箱里。但是因为这两种材料的折射率大致相当,因此光线在两种材料间通过时不会弯曲,所以字母几乎是隐形的。

 

但是玉米糖浆有所谓的“旋光性”,这是糖分子形状所带来的性质。偏振光——即光子的振荡电场像飞行编队一样平行排列所产生的光——射入水箱,经过玉米糖浆的时候,偏振方向会被旋转,类似于飞行编队做了个空中回旋。

 

蓝光的旋转角度大约是红光的两倍。因为亚克力并不具有旋光性,光线经过字母,即在玉米糖浆里经过较少距离时,就会有不同的偏振方向。人眼不能直接感受到光的偏振,但是IMAX眼镜里的偏振镜片将不可见的偏振变成了可见的彩色。

 

这个招牌水箱已经不在了。因为奎亚特博士忘记了玉米糖浆的另一个基本性质:它的密度比水要大。由于承载了过大的重量,塑料裂开了,释放出了一阵黏糊糊的激流。

密室里的特斯拉线圈 | Lyndon French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这个密室逃脱也让他在其他方面学到了很多。其中一个谜题需要玩家拿到一把钥匙,来开锁获得下一个线索。奎亚特博士设计了一个解法,但是惊讶地发现一名玩家想出了别的方法拿到钥匙。然后有人想到了第三种方法,最后他见怪不怪了。现在玩家想到了18种方法拿到那把钥匙。 

在游戏结束后的复盘时间,你能学到一些有趣的小知识。你知道数码相机可以捕捉到眼睛所看不到的红外线么?我不知道。另外,颠覆性技术办公室确实存在,奎亚特博士甚至从他们手里拿到过一笔经费。

 

不过奎亚特博士并不觉得人们从房间里出来之后,就能熟知折射理论或是了解激光的原理。他所希望的是,玩家能更好地欣赏科学家是如何在解释宇宙的过程中发现美与敬畏的

 

“解决谜题的时候会有一种很大的成就感,”他说,“就和做科研一样。”

 

让科学更有趣
艾丽卡·菲尔波茨(Erica Phillpott),一名健身俱乐部的前台,带着她10到19岁的六个孩子来玩逃离实验室。当她看到那几张写满科学知识的纸时,起初非常紧张。“给这个男的付钱简直是来增加我生活压力的。”她回忆起当时的想法:“我们一点儿都不了解科学什么的。”

 

但是菲尔波茨一家顺利逃离了密室。后来,她12岁的女儿——当天庆生会的主角——对科学更感兴趣了。她现在觉得自己想学习法医学一类的学科。“她真的从中学到了很多东西,”菲尔波茨女士说。

眼镜能揭示屏幕上隐藏的信息 | Lyndon French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即使每年都有新的大学生,恐怕潜在玩家人数也不足以支撑这个项目运营下去。奎亚特博士想把它转移到一个大城市的科学博物馆,并且希望某个投资研究量子计算的大公司能赞助这个项目,比如谷歌——虽然他对此并不抱期待。 

这个项目的目的,并不在于让参观科学博物馆的人尝试密室逃脱,而是希望吸引密室逃脱的爱好者们去科学博物馆。

 

至于我们,三名科普作家和一名物理学家,嗯,其实没能解开所有的谜题。游戏时间结束时,我们被放逐到“量子领域”了。

 

不过,这么结束一天的生活也挺好玩的。

c.2019 New York Times News Service

作者:Kenneth Chang编译:antares

编辑:EON、odette

编译来源: The New York Times, You’ve Conquered the Escape Room. But Can You Escape the Lab?

最后编辑于:2019/5/27作者: chinaega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

评论已关闭

请关注密室联盟公众号ChinaEGA

请关注密室联盟公众号ChinaEG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