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eep No More角色深度分析

点击蓝字,关注我们


说到纽约的沉浸式戏剧,大概很多人脑中第一个蹦出的名字便是《Sleep No More》。堪称当今沉浸式戏剧最知名代表作品之一的它,靠着庞大而又细致的舞台设计、多方位的沉浸式体验、复杂缜密而又精彩奇妙的剧本设计,征服了一批又一批的观众,这其中不少人还成为了忠实粉丝和积极的回头客。

图片来自Tumblr


对于时间有限的观众来说,整个戏剧里庞大的故事剧情和多样的角色设计往往无法全部接触到或完全理解掌握。在我们之前的一篇文章《Sleep No More高阶攻略 | 如何辨衣识人》中,我们曾介绍了如何辨别各个角色,可这些角色的背后各有什么样的故事背景?那些似是而非的台词中暗含了那些关于剧情的线索?他们直接的关系又可以引发什么样的猜想呢?在这里,我们便为大家分享一篇《Sleep No More》角色背景的深度分析。


 作者前言 


我是个爱看故事的动物,而故事正在贬值,或者说,越来越唾手可得——电脑、手机是比影院、剧场快捷的多的故事渠道。讲故事的说书人们,现在得想方设法的增加噱头,把人重新拉回他们的老地盘:电影院,剧场。


可惜,我这等性急的粗人,是不太在意细节的:你再光影迷情,你再演技如神,只要能尽快让我看到一个全须全尾的故事,屏幕大小实在是无关紧要。

图片来自Black Book


然而Sleep No More是个手机屏幕装不下的故事。几年下来,我自己都数不清去看了多少遍纽约版Sleep No More,依然能发现新秘密。没有任何其他艺术形式对我有这样的吸引力。


这大概是因为,没有一块二维屏幕框得住Sleep No More。整个Mckittrick大酒店,整整六层楼的布景,每一英寸的房间都在讲故事。

图片来自CNN.com


除了精细的场景,Sleep no more的核心魅力在于:你是你自己的摄影机,也是你自己的剪辑师。没有人帮你把不同事件穿在一条线上。


和真实世界一样,在这部剧里,一维线性逻辑实在是个幻觉,观赏它更像是拼魔方,一个角色只能拼好一个面,而整个魔方的面貌呢?哈,全剧21个公开角色,每个人都是拼图的一部分,每个人都是他们故事的主角,有着他们丰富的过往、暗藏的激情、黑暗的秘密。

图片来自Wall Street Journey


  剧情与人物简介  


因本剧特殊形式,几条剧情线在在同一时间平行上演,有很多观众没看懂,或是看漏了很多内容。且容我先按剧情线,梳理一下出场角色:


(剧透不可避免,请谨慎阅读)


主线:麦克白

麦克白、麦克白夫人:男女主人公。 


赫卡忒:巫术女神。一切邪恶的祸首,所有血腥的元凶。 


三巫:赫卡忒下属。三个巫婆/师,分别被称为光头女巫(Bald Witch),性感女巫(Sexy Witch),男孩巫师(Boy Witch)。 


邓肯:合法、正当的国王。最终被麦克白谋杀。马尔科姆:王子(邓肯之子)。 

图中人物为麦克白(图片来自sleepnomore.fandom.com


班柯:邓肯手下,忠于邓肯。三巫预言他的后代将会成王,招致麦克白谋杀。


麦克德夫:邓肯手下,忠于邓肯。 


麦克德夫夫人:麦克德夫之妻,怀孕(和原著相左)。被麦克白谋杀。


剧情在大框架上上与莎士比原著基本一致,然而联系十分松散。


图中男子为麦克德夫(图片来自Fandom


第二主线:Gallow Green小镇

表面普通的小镇,却是红裙巫神赫卡忒的居所,被巫术的阴影所笼罩。


出场人物如下:


艾格妮丝.内史密斯(Agnes Naismith):来Gallow Green小镇寻找失踪姐姐格蕾丝(Grace)的少女。 


裁缝富尔顿(Fulton):小镇裁缝,兼职江湖术士(cunning man,类似于中国乡野巫祝)


标本师(Taxidermist, Mr. Bargarran):赫卡忒的帮凶。 


酒保 (Speakeasy Bartender):赫卡忒的召唤兽,主职是替赫卡忒打杂。 


剧情概述:

艾格妮丝是一个一心寻找疑似被绑架的姐姐格蕾丝的少女,从她踏上Gallow Green小镇第一步起,就落入了巫术女神赫卡忒的算计。在赫卡忒以及其帮凶的诱惑下,她最终自投罗网,落入巫术女神手中,献祭上自己的眼泪

图中人物为艾格妮丝.内史密斯(图片来自Fandom)


裁缝作为一个略通巫术的江湖术士,很早就发觉笼罩小镇的不详,却束手无策。被各种假目标分心之后,裁缝没能阻止小镇上的邪恶计划——三巫向麦克白做出二次预言,以及艾格妮丝的献祭——甚至从头到尾连边儿都没沾上

图片来自Fandom


标本师是个神出鬼没的人物,赫卡忒的合作者。他的主要任务似乎是误导裁缝。某些时候,剧情似乎暗示他与麦克德夫夫人有一段过去。一种颇有道理的理论推测,认为标本师是麦克德夫夫人的旧情人,另一种不怎么靠谱的推测认为他是她私生子(我个人认为这完全取决于当天表演者的演绎)。 

图片来自Fandom


而我们的酒保呢,如果演员尽职尽责,这将是个极其出彩的角色,与观众互动颇多。作为一只召唤兽,他对赫卡忒忠心耿耿,联络标本师,与裁缝做对,百忙之中还要受三个巫师调戏。我认为他(它)很希望受到三巫中两个女巫的重视,同时渴望进一步职业发展,参加成年人的游戏。

图片来自Fandom


3、副线:疯人院 King James's Sanitarium

出场角色: 


Nurse Shaw, Matron Lang


二者都曾经是疯人院的病人,如今反客为主,接管医院。

剧情基本独立,但与主线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4、穿针引线的角色

酒店门房(Porter):赫卡忒在Mckittrik酒店的耳目。门房 (Porter) 实际上天性善良,不幸落入赫卡忒圈套后,被迫永远为她服务。他为诸多阴谋提供帮助,比如三巫的预言,麦克白谋杀,艾格妮丝的堕落等等。个人情感上,他毫无希望地单恋着男孩巫师,这段绝望的感情为这个角色抹上了深厚的悲伤底色。


凯瑟琳.坎贝尔 (Catherine Campbell):女仆,原型是希区柯克《Rebecca》中的丹弗士夫人 (Mrs. Danvers), 所以至今仍然常常被粉丝和剧组称为Danvers. 总的来说,她为赫卡忒服务,同样暗中为许多阴谋做准备,并亲手毒害麦克德夫夫人。但她似乎对邓肯国王有感情,同时她和麦克白夫人的关系……引人遐想。

图片来自Fandom


  角色背景分析及猜想  


1、关于“巫师”

三巫中的光头女巫,乃是受真实历史人物艾格妮丝.桑普森 (Agnes Sampson)启发改编而成。艾格妮丝.桑普森是North Berwick女巫审判中的被告,被控用巫术制造风暴,意图使詹姆斯国王、安妮王后沉船而亡。


桑普森在审讯中被残酷折磨,浑身毛发都被剃光——所以你知道她为什么是光头了吧 !而这个“制造风暴淹死国王”的故事,也通过走廊墙上的油画,赫卡忒的1对1,极其隐晦地包涵进了Sleep no more的叙事里。

图中人物为光头女巫(图片来自Fandom)


三巫中的男孩巫师,大概是剧中最有魅惑力的角色。根据某些外传作品,爵士名伶佩姬.李 (Peggy Lee)一首 Is that all there is 道尽了男孩巫师的身世。细节不赘述,你只需要明白,赫卡忒剥夺了他原有的人生,是他踏上邪恶歧途的祸首。


图中人物为男巫(图片来自Fandom)


说到巫师,还有一个小常识有助于理解剧情:巫师/婆的印记(Witches' Mark )。西方迷信认为,魔鬼会在巫师/婆身上留下印记、伤疤,以确保它们的忠诚。所以,你要是看到两个人物紧张地互相搜身,那就表示他们正在互相寻找对方是否有巫师/婆的印记呢。


2、马尔科姆的神秘“副业”

马尔科姆(Malcolm) 除了做王子,还积极发展副业,在Gallow Green镇上当侦探。他的断案手法不走寻常路,名曰“飞鸟占卜(Augury)”。这是一种源远流长的西方预言术,用飞鸟的轨迹来预卜吉凶。


种种迹象显示,马尔科姆已经发现了关键凶兆:“……在上星期二那天,有一头雄踞在高岩上的猛鹰,被一只吃田鼠的鸱鸮飞来啄死了……”,可惜他却没破译出,这征兆预示的是自己父亲的死亡。


图中人物为马尔科姆(图片来自Laughing Squid)


3、佩斯利巫术审判案与取名

Gallow Green镇名,以及其所有人类居民的名字,皆取自佩斯利巫术审判案 (Paisley Witch) 。案情大致是小女孩Christian Shaw指控七人Margaret Lang, John Lindsay, James Lindsay, John Reid, Catherine Campbell, Margaret Fulton, and Agnes Naismith用巫术作法折磨她。在我看来,除了名字相同外,这条剧情线与佩斯利案情并无显著联系。


4、酒店门房的神秘身世

酒店门房(Porter)的身世直接由赫卡忒的某一个1对1揭露,此处还是不泄底了。你只需要知道他的所作所为是受巫术女神胁迫的即可。有意思的是,剧情似乎暗示,门房是少有的、意识到剧中时间循环的角色。由于他保有对上一次剧情的记忆,这种周而复始的折磨对他来说就显得更加残酷了。另外,如果你体验过他的1对1的话,希区柯克的《神经病人》(Psycho)有助于理解这个角色。猜一猜,在Sleep No More的框架下,谁是“诺曼贝茨”,谁是“母亲”?


5、艾格妮丝.内史密斯与凯瑟琳.坎贝尔

纽约版的前身,波士顿版Sleep No More里,这两个角色与希区柯克电影《蝴蝶梦》(Rebecca)整合得更紧密。艾格妮丝的第二重身份是《蝴蝶梦》里的“第二任德温特夫人”,而她寻找的人,则是她的丈夫“德温特先生”——国王邓肯的第二重身份。


而纽约版凯瑟琳.坎贝尔和波士顿版一样,几乎就是《蝴蝶梦》里的女管家丹弗士,只不过被剥除了所有《蝴蝶梦》剧情。乍一看,她显然把麦克白夫人当作了丽贝卡夫人的某一重化身,这样她的忠心耿耿就顺理成章了:原著里的丹弗士可是全身心地暗恋着蛇蝎美人丽贝卡啊。

图左女子为麦克白夫人(图片来自Fandom


然而仔细看看她的作为,在Sleep No More的故事里,谁才是曼陀丽真正的女主人?所以,谁才是丹弗士的效忠对象?


纽约版则去掉了整条《蝴蝶梦》的剧情线,换上不相干的佩斯利巫术审判背景,却又在两人的1对1表演里保留了大量《蝴蝶梦》元素,让观众颇有云里雾里之感。


6、赫卡忒

Sleep No More真正的导演,穿着红裙的幕后黑手,这位巫术女神投下长长的阴影,笼罩了整个Mcittrick酒店。红衣女神的身世,在剧中并无明示,我等凡人只能从Mcittrick曾经的主题派对中管窥一二。

图片来自Medium


据说赫卡忒的前身,是阿伽门农之女伊菲琴尼亚,被父亲以和阿喀琉斯的婚约骗来,实际上却要被父亲亲手牺牲成为献给狩猎女神阿尔忒弥斯的祭品。在某个版本的神话中,阿尔忒弥斯用一只雄鹿(或是公羊)代替了伊菲琴尼亚的位置,使她幸免一死,并被阿尔忒弥斯变成了巫术女神赫卡忒。

图片来自Pinterest


想想那些McKittrick四处可见的动物标本,其中不乏栩栩如生的雄鹿与公羊。当你和它们玻璃眼睛对视之时,可曾想过,也许赫卡忒借着这些遍布McKittrick耳目,也在监视着你的一举一动?


图片来自Pinterest


  结语  


角色分析到此为止。要说用非线性叙事、演绎不同角色眼中的不同剧情,许多电影也能做,不过,电影里的角色可没法一把抓住你,拽着你到某个伸手不见五指的角落,把你吓得大气不敢出,再给你递一颗软糖吧?

图片来自Vulture


Sleep No More的独有魅力之一,便是创造了一块与现实割裂的绿洲,让你和角色们同处一个空间,近得能感受到他们喷出的热气,整个环境创造出一种虚假的亲密感,好像你真和这群麦克白里的角色一起活在希区柯克的电影里一样。

图片来自Katie Fleming



Sleep No More基本信息


· 地点 ·

The McKittrick Hotel & Sleep No More 

530 West 27th Street 
New York, NY 10001


· 票价 & 时间 ·

请于下方网址查询


· 购票网址 ·

http://bit.ly/nsrsleepnomore


 

Equivocator

本期测评作者 


Long-time immersive theater goer. Data Science learner.



排版:Yifan

图片整理:Rae


关注我们





 往期精选

体验周报:NSR沉浸式体验周报 vol.16 | Traumnovelle | 美国黑人博物馆 | 灾难俱乐部

体验测评:The Ride | 坐上开往历史的“时光车”

项目研究:“秘密影院”如何颠覆观影模式

创作访谈Remembrance: 在老房子里讲述关于阿兹海默症的故事

活动报道沉浸式科技前沿:2019计算机图形学会议SIGGRAPH上都有哪些新探索?

报告发布风口还是泡沫?| 2019全球沉浸式设计产业发展报告中文版发布

点“阅读原文"了解更多

最后编辑于:2019/11/15作者: Equivocator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

评论已关闭

请关注密室联盟公众号ChinaEGA

请关注密室联盟公众号ChinaEG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