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童话都是写给成年人看的

谈到音乐剧《狮子王》,一千个观众里应该会有一千个要谈到它的视觉效果、舞美道具

今天我来聊《狮子王》,舞美道具是肯定要说的,但不妨先放着,到后面再写,先从对它的批评和质疑开始

我翻遍了中、美两国的评价打分网站(豆瓣和Show Score)对于《狮子王》的所有负面评论,加起来也没多少,所以很快就翻完了。最高频的关键词只有一个——儿童/小孩/children/kids

他们觉得《狮子王》故事情节不复杂,不深刻,甚至无聊,只是给小孩子看的。

喜欢《狮子王》的人,也必定有一部分人并不否认这一点,喜欢只是由于它的制作水准,而它成为音乐剧历史上的全球总票房冠军只是因为这是部“老少皆宜”的剧,占了孩子也是消费力的便宜。

包厢里温馨的一家人

然而,真的是这样吗?

我们有没有想过,“老少皆宜”其实是一项看似简单,实际上多么顶尖的艺术造诣啊!

莫言认为,好的儿童文学应该既适合儿童看,也适合成人看。“过去我们讲做到雅俗共赏很难,其实做到老少皆宜更难。因为有的故事你可以讲给大人听的,但却不能讲给孩子听。”

既需要故事有趣、道理清晰浅显到孩子都能懂,同时又有深刻内涵,读者长大以后再看,又能越品越香,难度是极高的,古往今来,像《西游记》、《小王子》、《千与千寻》这样,下至6岁的孩童可以启蒙人生道理,上至70岁的读者可以品读人间冷暖的作品,实为凤毛麟角。

你哭着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可是同学,童话可能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样子。

就是这样一部老少皆宜的《狮子王》,把亲情、责任、成长、自我价值、爱情和生命轮回这些具有深远意义的主题编织成了一部宏大的史诗,在无数少年懵懂的心中埋下一颗种子。于是少年们就这样伴随着狮子王、带着勇气、爱与责任一年年成长。知道过了一阵子回头再翻看这童年的记忆时,才会发现更深一层奥妙和理解,暗自感叹一声,“啊,原来是这样。”

长大了才知道,被有些人轻蔑地称为“只是给小孩子看”的《狮子王》,是迪士尼首部原创剧本作品,以《哈姆雷特》为内核,融进了古希腊神话甚至圣经故事的启发,可以说是迪士尼史上最严肃的作品。在轻松喜剧和热闹的元素背后,讲述的是一个古老而严肃的故事。

影评人Roger Ebert甚至称之“过于残酷而不适合年轻的小朋友观看”。

哈姆雷特和狮子王线索的对比

二十多岁来到了百老汇,才能体会到辛巴从中二少年开始一步一步找到自我身份与价值的成长体验

小时候我们仗着有保护,总是一副天下任我闯的自负,直到要独自面对残酷现实的时候,又难免懦弱逃避,甚至被童年埋下的心理阴影长久萦绕而挥之不去(这一段音乐剧里增加了一段,比电影更要深刻)。

后来辛巴在水中倒影里看见的木法沙,实际上应该是他自我认识的投影,对他说话的不是木法沙,而是他的潜意识。他的责任和勇气其实已经深深植入他的心中,这段“对话”既是对父亲的精神继承,也是自我认知的觉醒,重拾勇气与责任的同时,还扣回了“Circle of Life”生命轮回的主题,振聋发聩。

身为漂泊在大洋彼岸的留学生,我甚至在辛巴的身上看出了更多自己的故事——

辛巴从The Pride Lands跑出来是为了逃避叔叔的追杀,更是逃避愧疚感与王国的责任。

而我们,不管是留学生,还是在国内背井离乡到大城市里打拼的人们,内心深处难道没有想逃避某些东西吗?逃避的或许是国内的生存压力、不见天日的雾霾或者催婚的长辈,或许是村里县里经济和文化的落后、人情社会的复杂和观念的格格不入,更或许是人际的矛盾和心理的阴影。

远走不难,逃避也不难,然后逃着逃着,我们逐渐看不清自己是谁,甚至有那么一些瞬间已经忘了自己是谁,看着镜子里的这个人竟有些陌生的模样。

然而我们相信,经过了生命历险和岁月打磨,我们希望总有一天能重新认知自我,看清自我。就算我们不一定以肉身回到地理位置上的家,在心里也要回家,回到这个我们精神里根植的地方。

再不济,生活再难,世界再大,大不过一句Hakuna Matata。

回到大家都说的舞美制作上,《狮子王》的舞美和服装道具,到底厉害在哪?

很多著名的舞美设计精彩是因为其华丽,但我认为华丽的舞美是相对容易实现而比较常规的:将古代与近代的服饰做得考究、繁复而色彩鲜艳,将舞台打造得雕梁画柱金碧辉煌,尽可能复制出故事背景下的豪华景象。只要有足够预算、足够的历史考据和足够细节处理,不难做到。

真正难的用心,是让舞台做到原本舞台做不到的事

正如,买限量版爱马仕的裙子是容易的,有钱就行,而设计出时尚精美好看得体气质佳还有突破性的衣服就难多了。

正如这《狮子王》,一次一次刷新了我对人类想象力边界的认知。在它面前,凡人的想象力何止是相形见绌,简直是无地自容。

音乐剧把广袤的草原场景,浓缩百米见方的舞台上,完全突破了空间限制。不管是沙漠上狮子追逐的热闹,峡谷里数万角马奔流不息的宏大,还是热带雨林光影交错的神秘,《狮子王》用尽了象征的方法,再结合了皮影戏、木偶戏等,四两拨千斤,让人在方寸之间看见整个天地。

仿佛身临其境置身万马奔腾的峡谷

人扮演动物是很容易很蠢的。

尤其是四肢动物,由于跟人的构造太像,很容易把想象力禁锢住,用胳膊作为前肢或翅膀,用腿作为后肢,还经常容易演出一种半爬半走的状态。

比如这样

而《狮子王》的服装道具,极为精准地捕捉了动物最大的特点,高度抽象地方式把这些精髓具象化表现出来,完全打破了人和动物的身体结构限制,传神到让你拍案叫绝,这也太像了!

飞跃的羚羊,充分表现出羚羊蹦啊蹦的特点

猎豹的控制甚至用上了演员的脑袋,动态模拟得极为像,远看活像一只大橘猫一样

更难能可贵的是,即使对这些动物模仿地再惟妙惟肖, 依然没有掩盖演员本人。道具再繁复也是以人为本,演员自身的表情、形态依然明显突出。于是每个角色都有了两层性格呈现,一层人物性格和一层动物性格交错在一起,给表演赋予了更加丰富的张力。

土狼演员的头部做土狼高耸的背部,用手控制低垂的头,更显得土狼的猥琐

而彭彭,演员可以控制眼睛、嘴和舌头。是的,连舌头都是戏

沙祖有脸之后,喜怒哀乐都更加生动,右手的机关可以控制沙祖的嘴巴以及,眼皮!

表演的最高魅力之一就在于,你一直都知道他们只是演员,但是你又无法自拔地认为,他们就是角色本身,不是吗?

接近尾声的最高潮,当木法沙的头像出现在辛巴上方,和辛巴看着同样的方向,互动感爆棚,更隐喻了他其实是辛巴内心的声音。只能叫人惊呼,怎么会有人能够想象出这样的东西?!除了拜服,还能说什么呢?

这一幕没有特别好的剧照,也是好事,等待着被现场震撼吧!

《狮子王》音乐剧贯彻了童话故事的奇幻,还原了动画片的奇幻,更增加了舞台的奇幻。严肃话题与轻松桥段的平衡,最关键的其磅礴的史诗气质以及关于人类永恒话题的讲述,都使《狮子王》成为动画与音乐剧历史上的一座丰碑。

历史传承,开拓创新,因果相生,善恶相报,不过是一个Circle of Life。



蛋到(已过期)

间竹的好朋友NeXT SCENE闻讯火速赶到,为梅花间竹的粉丝们提供了全宇宙最低的狮子王优质票,原价$200+的票现在只需要$100出头!位置极佳,比百老汇周还划算!

购票方式:(已过期)左下角“阅读原文/Read More”


【梅花间竹】公众号四大主题:

美食、戏剧、思辨、体育 

经常写点字,有时打鸡血,

偶尔小纠结,从不咪蒙体。

最后编辑于:2018/10/15作者: 间竹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

评论已关闭

请关注密室联盟公众号ChinaEGA

请关注密室联盟公众号ChinaEG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