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 | 杭州《黎明杀机》-末日世界的幸存者

末日世界

我们是一群被放逐在小镇的幸存者

丧尸与病毒包围着我们

如同空气般,无处不在

在这里,生存是第一要义

食物、水则是宝贵的资源

白天,我们尚可以借助微弱的光线

去尽可能寻找残存的资源

而夜晚,我们只能蜷缩在角落里

听着丧尸的咆哮,瑟瑟发抖!

甚至,有时候丧尸还可能冲进来

疯狂地撕咬一切生物

军方、黑帮、专家、平民、雇佣军

一群人在安全屋相遇

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故事

也都有来到这里的使命

六个日夜后

军方会彻底摧毁这个小镇

所有人将和丧尸一起,同归于尽

除非,我们能找到血清

证明我们没有被感染

可是残存的血清数量,远远不够

幸而,在小镇残破的屋子里

我们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而在重重黑暗中

我们还需要直面残暴的丧尸

留给我们的时间

已经不多了

近年来,“末日世界”成为了沉浸式密室的热门题材,如《消逝的光芒》、《我的战争之分裂人格》、《我的战争之黎明杀机》(以下简称黎明杀机)等,都有不错的表现。

这种游戏类型,与之前的悬疑类、剧情类、恐怖类不同,它开创了一种颠覆传统密室的玩法。

游戏中的时间被切割成多个昼夜,玩家需要在白天通过与NPC对戏、搜集、解密,获取更多的资源;而到了晚上,则需要躲避丧尸的追杀,完成剧情任务。

这种密室与鬼屋的结合升级,既满足了密室玩家的解密需求,也迎合更多小白玩家的娱乐需求,又吸纳了那些对恐怖类主题避之不及的奶牛玩家,扩大了传统密室的受众,给人以更强的沉浸体验感。
同时,可穿戴设备的引入,将玩家的各种生存数值与实景游戏同步传输,实现了线上数据反馈和线下游戏体验的融合,增加的游戏的刺激度和体验感。

而《黎明杀机》这个作品,则充分考虑到了杭州市场的特殊性,将《消逝的光芒》和《我的战争之分裂人格》等进行融合、修改,实现了因地制宜。

首先是恐怖指数:杭州是典型的温婉的南方城市,玩家对恐怖密室的接受程度显然与重庆、长沙等西南地区不可同日而语。

在《消逝的光芒》中,玩家必须在夜晚和雇佣军一起行动,直面丧尸,这对于一些比较“奶”的玩家无疑是噩梦。

而《黎明杀机》则不然——在前几夜,它采用了釜山行的机制:当面对丧尸的时候,你只需要用手捂住口鼻,屏住呼吸,或者蹲下,就可以躲避丧尸的追逐,只有到最后几夜丧尸变异后,才会失去了这种“救命方式”。

这就给了玩家以缓冲的机会,先从微恐开始,逐步适应这个模式世界。

其次是自由度:《我的战争之分裂人格》是一款高自由度游戏,《消逝的光芒》则是相对线性的游戏,因为经常有NPC会在夜晚带你去做任务。

但是对于新手玩家而言,高自由度的恐怖游戏,很有可能一场玩下来没做多少任务,极大地影响了体验感;纯粹被NPC牵着线走,虽然剧情感很强,但是对NPC的演技要求很高,而且也少了开放度。

而《黎明杀机》则兼具了两者的融合,由设计者通过手持设备发布任务,玩家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和进度决定什么时候接任务,做到“有自由度但是并非纯开放”。

第三是故事性:相较于《消逝的光芒》,《黎明杀机》的故事相对简单的多。

虽然此举在某种程度削弱了高玩的体验感,但是对于广大小白玩家而言,一场戏来基本可以体验到绝大部分的任务,而且也能较容易地理解剧情。

最后,提两点建议——

一是可穿戴设备最好能够模仿网络游戏开启公聊区,并采用振动方式提醒信息。这样有助于不同的团队打配合战。

第二是引入《消失的光芒》的燃烧弹和枪支系统,毕竟对于玩家而言,这种结局无疑可以给玩家以深刻的印象,让大家觉得“这钱花的真值”!

*文章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EGA立场

  投稿 | 转载 | 寻求报道 | 评测邀约  

请添加微信skymirror83

最后编辑于:2019/8/1作者: 容若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

评论已关闭

请关注密室联盟公众号ChinaEGA

请关注密室联盟公众号ChinaEGA